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McLennon]Beautiful Disaster

80年设定,OOC

*色击梗:人在遇到灵魂伴侣之前所见一切皆为黑白

投喂 @tuggersqy 

#

保罗·麦卡特尼眼前的画面正在急速褪色。就像是有人正在飞快地拉低世界的色彩饱和度,当他从控制室抬起头的时候,录音棚里原本暖黄色的顶灯正在迅速往白色过渡,圆圆的贴在黑色天花板上,像几个惨兮兮的小月亮。

 

他差点看呆,太久没见过的场景让他一时间有点懵,险些把手里的咖啡撒出去。另一只手没拿稳的方糖滚到了地上,他低咒一声放下了杯子。眼前的色彩还在继续褪去,已经从深棕褪至黑色的液体在咖啡杯里漾开几圈波纹,就像一口滚烫的井。

 

这样的...

[DH]You Never Give Me My Wand

给susii《closer》的guest,解禁放出。恭喜完售

标题向The Beatles《You Never Give Me Your Money》致敬(


#


首先Draco Malfoy想要声明一点。


他并没有沦落到连一根新魔杖都买不起的地步,非常感谢。


事实上如果你怀疑的话,他可以马上给你掏出一打来:樱桃木的、橡木的、柳木的、冬青木的,杖芯是独角兽毛的、凤凰羽毛或是龙心弦的,长的短的,坚硬的弹性的,不一而足,却全都质地上乘,做工精细,手感非凡;别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这实在说来话长。


然而,这些任劳任怨的小木棍现在正静静躺在Draco那张窄小的、堆满卷宗的...

[Starrison]禁止投掷硬糖与戒指

一发说搞就搞的Starrison。终于能给他俩的CP建个Tag了真开心(

全是不讲道理的胡诌,OOC和神展开属于我,小虫们属于彼此


#


那是发生在1964年他们第一次美国巡演期间的事。


那天Ringo还发着低烧,他坐在后台的沙发上使劲套着靴子,场馆里山呼海啸的尖叫声远远传进窄小的化妆间,他抬眼愁眉苦脸地问George:“你说这次我们能活到演出结束吗?”


“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想开完这场赶紧回去睡大觉。”George一边梳着他的刘海一边干巴巴地说。


“开心点儿各位,这场结束我们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硬糖联邦了。”John从洗手间探出一颗满是泡沫的脑袋,“你们有谁看见我...

德哈同人本《Closer》印量调查

恭喜susii把它生出来辣!!一如既往勤劳产出的susii是世界瑰宝!ψ(`∇´)ψ请大家多多支持《Closer》~
这个本susii做得真心十分用心,咸鱼了一整年的我也会拼尽全力认真完成guest的…😂

susii:

诸君好!


这两三年来,德哈文不知不觉写了好多。虽然长篇的终点还遥遥无期,但短小的故事大多已成型。


时值新年,我决定将部分文整理成合辑,做成同人本留作纪念。


刊名为《Closer》,也是取我对德哈这对cp的期望之意。(分为两册)


其中将收录已发布在Lofter上的诸篇中短篇小说,以及新的内容和Guest文。具体有:...

Live Your Life(GD16年生贺)

BGM:Live Your Life - MIKA(←这个宝宝也今天过生日w

*Talk部分使用了@唯权志龙吧的中文翻译,已取得授权

========

我的歌手大人生日快乐,爱您qwq!

[Jon&Arya]南境没有狼群

社团作业


#


艾莉亚用缝衣针挑起剥了皮的兔子肉架在火堆上烤,下方燃烧的树枝劈啪作响。


今晚轮到她守夜。詹德利和热派在日落前帮她找来了一堆足够烧一整晚的枯树枝,然后吃完晚餐便倒在一旁睡得不省人事,热派手里还攥着半块没吃完的干面包。胖胖的男孩儿仰面躺在一棵橡树粗壮的树根上,微微张着嘴呼吸,肩膀上趴着一只干瘪的细腿蜘蛛。他们原本不该生火,月光下从林子里直直冒出来的灰烟就像灌木丛中的哨兵树一样显眼,明明白白指示着他们的所在。但晚夏的夜已经变得越来越冷,即使是热派也常常在凌晨的梦里被冻得瑟瑟发抖。除了生火别无办法,艾莉亚想,只盼望七神慷慨大度,能借她这个来自北方又素不相...

一个SLO8的无料宣,占Tag抱歉> <

【全文试阅】

基本信息见宣图

感谢啊嗯 @少女诗集 的排版!

-

2016.1.2

没有糊墙w感谢!

[赫斯特中心]第一主角

 - 斯卡尔齐巨巨开的脑洞,其实应该他自己填,我就先帮他填一点(。)然而这对于我的红衫男孩儿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 大量私设

- 第二人称尝试


#0


——我以世间万物存在的根本科学理论起誓,以下所述内容句句属实。我尊重《无畏号编年史》的一切既有设定成果,而我希望为它填补关于赫斯特其人的相关背景资料。他会是这份补充材料的第一主角,因而他将会拥有每个主角都有的包括六号甲板定律在内的所有特权。其实说真的我不确定这会不会起作用,但是如果你有在听,赫斯特,请你平安快乐地活下去。


#1...

【HP】【DH】Jeux d'enfants / chapter 8

#击鼓传文!儿童节快乐><


Chapter7 握手 by 粽子

==========

Chapter8 贴面礼

by 阿音


“Pansy,把它给我。”


“什么?”


“盒子,纸条,让我重新抽一张。”


“抱歉?”


Draco不想再重复一遍,于是他从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支起上半身,不由分说一把将Pansy身后桌子上的游戏道具抓了过来。


“嘿!”女孩儿眼疾手快地把盒子抢了回去,连忙把它放到了Draco够不到的地方,“你不能就这么破坏规则,我们得一个一个地来Draco,记得...

Ouais!!!!考完试啦!!!!!

可以安心准备少爷生贺啦!!可以看演唱会啦!!可以去电影院舔海总啦!!!!!


(((然而六月份还有英语和期末。

[西西里人]狂欢节|A

- 割腿肉卖安利w一个傻白甜的恋爱故事(别信


#


吉里安诺在1941年春天的时候去了帕佩拉家的橄榄园做工,那时天气已经渐渐开始热起来了。他给小山坡上的园子翻一整天的土,天黑之前能拿到两百里拉。皮肖塔是后来才听说吉里安诺有天中午干活时不小心一脚踩空,从一道十五英尺高的田坎上仰头栽了下去,差点摔断了背。但帕佩拉对此似乎一无所知,又或者置若罔闻。皮肖塔气得发疯,可是吉里安诺只是告诉他别担心,真的没什么,你瞧,阿斯帕努,我再攒一些钱,就可以在今年狂欢节之前去集市里为我姐姐买一件像样的首饰了。


山里面气温回升得很快,镇子外围...

【HP】【DH】Jeux d'enfants / chapter 2

#击鼓传文!#


chapter 1 弹脑门儿 by 粽子

=====

Chapter 2 扛肩上

by 阿音


对一般情况下的Harry Potter来说,让他一个人对付Draco Malfoy早就不成问题。声势要够,底气要足,脑子要快,先发制人,舌头别打结,不能结结巴巴,头昂得再高点儿——该死的为什么雪貂长起个儿来没完没了?——这样基本就差不多了。关键在于不论他当时身后有没有两个保镖或是成百上千的食死徒哥们儿,说实话,这七年来无数次狭路相逢,球场上战场上,只要别先被那金发巫师的虚张声势吓住,然后盯着他的眼睛把他从身旁同伙的屏障中揪出来,挑衅他惹怒他,让他面露凶...

[Eggsy中心|无CP]带薪假期万岁!

想看到更多的已经变成可靠优秀帅气的大人的蛋西,但是苏粉写文是没有出路的【。

 @atelerix  这杯少女心我先干为敬【。


#


他们在倒数。


三、二、一,快跑!


两个黑色的影子像夜幕下的野兔一样从谷仓外的栅栏边一跃而起,转身飞快地往院子的边缘蹿去。他们身后十几码的地方一扇门嘭地打开,矮壮的农场主Coluche拿着一根小臂那么粗的棍子穿着手编拖鞋骂骂咧咧地追了出来。白天刚下过雨,地面上的泥土吸饱了水,踩上去就像是被捶打过上千次的粘性十足的糯米糕。他跑不快,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个小孩儿迅捷无比地跃过自家低矮的开着牵牛花的篱笆墙,他追过去从...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C

 ==========

- 队长的盾!视角

#A #B

==========


完结章!

赶上了一周年的时候完结太开心ww


#C


如果非得让我说真心话,我得承认Steve戴着A字头盔穿着从博物馆偷出来的那套制服的样子有些傻兮兮的——上衣似乎小了点儿?我觉得他上坡时有些喘——但是当他站在广播台前,用他那曾经指挥过咆哮突击队员们跟着他一道上阵冲锋的嗓音再次掷地有声地揭露神盾局内部的黑暗,并且不卑不亢地号召大家都鼓起勇气阻止邪恶时,我静静靠着他的背,一瞬间似乎又看到了七十年前的战场。他还是那个初出茅庐的美国队长,每个...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B

==========

- 队长的盾!视角

- #B重修

==========

#A

==========

*关于“队长当年救吧唧哥哥的时候用的不是星盾”的bug:作者脑内设定是无论队长的盾是什么形状和材质,它的内心都是同一个盾桑【语死早


#B


在活着的人当中,大概没谁知道Steve真正照顾起人来是什么样子——听上去似乎又是个我和他的独家记忆?但其实也别抱太大希望。那并不怎么细腻温暖。说真的,他是个战士,况且参照他使用和对待我的方式——我不想再重复一遍——来看,你不能再要求他更多了。


对,那是他照顾Bucky...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A

==========

- 队长的盾!视角

- 话唠向【。

- 如果撞梗非常抱歉> <

==========


 #A

我发誓我对Steven Rogers知之甚少。


——Well,也不尽然。至少别人似乎总会觉得我就是他的象征,代表,符号,胎记,吉祥物……或者随便什么。印象中似乎让那群举着探照灯小心翼翼的特工发现那就是休眠中的Steve的,就是我身上那颗白底蓝边的星星。顺便一提我其实更喜欢后来他们加深处理过后的有点儿深邃的色彩感,之前的美国国旗蓝看上去太轻佻了,有人也这么觉得对吗?...


未竟

我回过一次老家在的那个地方,说是老家,但其实就在相邻城市的市郊边的一座小山岭上。那天爬上去之后父亲指给我看一个门上涂过蓝漆的房子,是个带小院落的平房,门前空地上全是齐膝深的杂草。他们说那是我父亲长大的地方,之一。听说整个岭上住的人家全是自己家族的后人,有点被吓到。但因为我家是早就迁移到别处落地的分支,所以老家那边现在还和我们有来往的同族人已经很少了。想想还是觉得蛮神奇的,同一个姓氏耕种同一片山野,世世代代不变。从可以上溯的历史来看到我这里似乎是第28代,而老家那边还有更往后的延续。

我对家族没有什么概念,一直觉得即使算上大伯一家四口我们也顶多是个普通的大家庭,所以那些电视剧里面才会出现的氏族...

[鼠猫|现代AU]秋声赋|上

- 其实原本是打算给多多的平坑贺orz拖了这么久已经不好意思告诉她了TxT嘘……

- 发上来也许就能写得快一点【


=====

#0


吉他弦断的那个地方不怎么常规,但“它又断了”这件事儿本身倒是早就稀松平常,展昭歪着头花了点工夫把它从吉他上取了下来。午后的走廊空空的,远处球场上篮球着地的声响啪啪一下一下砸进来时隐隐还有些回音。说实话他心思一点儿不在吉他弦上,就连“又得去买新的”和“再也不买街角那家的便宜货”都没在念叨,他只是把它取下来然后放进包里,接着就抬起头轻叹了口气然后向前弯着背,把身体放松成一个无所事事的坐姿,手肘撑着腿微微抬着下巴,甚至是极浅地微笑着,...

[Frostcup无差]The order of the moon|是月亮叫我来的|B-C

- 成功地没有赶上情人节((

=====


A篇


=====

#B


Jack一直觉得Hiccup的笑容有三种,一种是纯粹的开怀大笑,嘴角咧到耳根,眼睛鼻子笑得皱成一团。Hiccup在听见什么好玩的滑稽事儿时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这点随他父亲,大概。就比如Hiccup头一次带Jack回家然后指着他冲酋长大人说爸,这是我的新朋友,他叫Jackfrost时,高大的红胡子男人盯着Jack的位置愣了几秒,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儿子你一定是累坏了,快上床睡觉。


嘿!你儿子没出现幻觉,我就在这儿!Jack不知此生第几百次咬牙跺脚地喊,一旁的绿眼睛男孩...

[Frostcup无差]The order of the moon|是月亮叫我来的|A

 #A


Jackfrost踩着风轻飘飘地降落在一棵松树粗壮的枝桠上时,一转头就看见男孩儿那张呆呆地望着他的脸。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注视吓了一跳,没留神脚下一滑便仰头栽了下去。大概是被那双盯着自己的绿眼睛弄得有些慌乱,在一边惊叫一边急速下坠时他差点忘了自己是可以飞的,然后在即将脑袋着地的时候他胡乱地一挥手杖,随即一阵反常的旋风把他猛地卷起来托到半空,同时被卷起来的还有无数纯白透亮的雪片儿在Jack周围凌乱地旋转飞舞,随后在他缓缓着地的同时映着清凌凌的月光簌簌地落下去。


Hiccup呆滞了有半分钟,然后就跟当初发现无牙仔终于成功学会了单飞一样咧开嘴...

[DH]So Far|时至今日

- 罗琳在德拉科的新章里说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好朋友心里觉得蛮难过的T T秃董说过他们在车站的见面时点头是相互承认的意思啊QAQ我相信秃董【。

- 所以决定完成一种设想

- 友情向,无CP,承接原著

==========

So Far|时至今日


哈利·波特决定点一杯拿铁。


坐在他面前的金发巫师无动于衷,靠着沙发背一言不发地盯着波特的神情带着些许探究,但看样子并不打算先开口。波特暗忖他那副看上去淡漠疏离的表情有几分是装的——这并不困难,即使对方现在已经愈发熟悉伦敦的咖啡馆并早已不再局促于那些他不认得的麻瓜饮料而

迟到一天圣诞快乐w


银河少年E所见二三事

"我是E,有人在吗,请回答我。"


"……"


呲呲啦啦的电流声,信号被干扰得厉害。


他耸耸肩关了通讯灯。这不稀奇,他记得上次也是如此,当飞船绕着英仙座边缘一个磁场古怪的双团星云缓慢地移动着采集数据时,他就在那会儿开了通讯器。但除了杂乱的电流声什么也听不见,他想起B1曾经说过只要他在这里,宇宙中一切阻碍这艘飞船讯号传输的能量都要绕着走。真是自大的家伙,E想,他不过是为了随时随地都可以传简讯给酒吧预定他最喜欢的浆果饮料。


他正在赶路,目的地不算太近。这是他踏上旅...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