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银河少年E所见二三事


  

"我是E,有人在吗,请回答我。"

 

"……"

 

呲呲啦啦的电流声,信号被干扰得厉害。

 

他耸耸肩关了通讯灯。这不稀奇,他记得上次也是如此,当飞船绕着英仙座边缘一个磁场古怪的双团星云缓慢地移动着采集数据时,他就在那会儿开了通讯器。但除了杂乱的电流声什么也听不见,他想起B1曾经说过只要他在这里,宇宙中一切阻碍这艘飞船讯号传输的能量都要绕着走。真是自大的家伙,E想,他不过是为了随时随地都可以传简讯给酒吧预定他最喜欢的浆果饮料。

 

他正在赶路,目的地不算太近。这是他踏上旅程的第297个星际日,而他早就已经用光了出发时带的三个日记本。想来收获颇丰,不是吗?只是目前没人能和他分享这些激动人心的收获,飞船上除了他之外再没有其他智慧生命。事实上这一路上遇到过的讲过几句话的人都很少——那些续能站里的工作人员除外,他们只知道一再提醒你取完了就走别占用能量槽太久。他不确定银河系里到底有多少个像他这样的冒险者——年轻,生在稳定发展的银河系中部,没有要命的无限空间恐惧症,喜欢出行,愿意省吃俭用买一艘飞船然后头也不回地踏进宇宙深处——毕竟他只涉足过很少很少的几个区域,也仅仅遇到了极少的几个如B1一样的同道之人。他们因某些契机相互结识,交换自己所经历的故事,然后再重新启程。这听上去简单而充满理想化的自由,但仅仅是能和其他冒险者在这浩瀚宇宙中以极低的概率相遇并结识,就已经花光了他一大半的运气。

 

银河系实在太大,而早已准备好一个人漂泊一生的他却在认识B1后有了第一个同行者。对方早就定下了要在三百个星际日之内赶到天琴座的目标,而E乐得一同前往。为什么不呢?他清晰地规划过自己的冒险之旅,从最外层的星系边缘开发区顺着公转方向一直螺旋向内直到银核,他自作主张地把这整个星系划分为若干个小的三维空间并依次编号排序——自然B1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他们在第三圈的B1区偶遇,然后成为了一同旅行的朋友——而他打算按自己编好的顺序一个空间一个空间地探索下去,天琴座所在的区域正好被安排在第四圈的开始。B1并没有反对,即使这个计划充满凶险的意外性,也许他们会遇到剧烈的时空扭曲而被抛进某个虫洞,或是被一颗行将就木的恒星超高热量的氢闪光烧得灰都不剩——这些他们都暂时不去考虑,这不正是冒险者生活的意义吗——天知道他俩其实三年级的银河地理都不及格。

 

 

某种意义上来说遇到B1的确是他旅行中一个宝贵的收获,毕竟不是在哪里都可以找到几乎可以解决你遇到的任何有关磁场和能量问题的技术专家。他记得B1并没有开飞船,一辆不知从哪弄来的旧式星际客快就是他的代步工具。他曾暗自怀疑过这辆车能不能跟上自己的步伐,而在某次亲眼看到B1用改装过的引擎轻易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轻易进行能量吸收过滤和转换的永动机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后来当他们不得不在中途告别时B1留下了他的引擎。他说自己要永远留在α星,他要为那里才刚刚开始探索太空的人们打开幻想的大门。那些生命为探索宇宙所作出的努力令人惊叹,而他不介意帮他们一把。所以你要去开着客车在他们的天上捉迷藏吗,或是给星球上的居民发一段实际在胡言乱语的神秘电波?E哭笑不得地想,如果α星的命运出了什么不可预知的展开的话,B1一定是那个意外的变数。

 

不过E倒是很赞同B1对“存有幻想”这件事的坚持。能够惊喜真是件好事不是吗?过早知道宇宙的起源与未来的他们早就不再因为个体生命和宇宙的对比而产生憾然的悲怆,能够随时随地徜徉无尽黑暗的太空也让夜晚的星光显得千篇一律;被感动变得越来越难,太多的重复与效仿,后存在主义在时代的艺术音乐文学中大行其道,科技的力量似乎已经无所不能,却又无法阻止想象力的枯竭——当你发现自己已经见过宇宙的尽头,要怎样去幻想并相信另一个真相呢?所以他上路了,他断定这个再熟悉不过的星系一定还有许多他从未见过的小小意外等着他为之雀跃。

 

 

#

 

 

E一直在想如果某天自己打算出一本《环游银河系三百天》之类的传记,B1将会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够聪明,够勇敢,够棒,尽管他看上去学生时代偏科严重,但并不妨碍他作为一名出色的技术专家的同时也担任着他那个星球上某知名乐队的鼓手。E稍微有些好奇他的粉丝会不会正等着他回去演出,但显然B1更关心的是不可避免的星际消光会不会影响对目标地的测距。他们要去天琴座看流星雨。而时间不多了。E所规划的这条路线在实际应用时表明它会途经大大小小十几个风暴群,其间不乏难以对付的行星爆炸时产生的碎片,而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的银河系外环里漂浮着太多横冲直撞的太空垃圾;他们更没法逆着公转方向抄近路,那就和在高速路上逆行一样只能是死路一条。

 

E问过B1为什么一定要去到那么近的地方看流星,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从没那么近地看过。好吧,他承认这答案听上去傻透了,但却意外地合他胃口。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自己不也一样吗?因为从没那么近地看过还处于文明启蒙时期的边缘开发区或是已经废弃了几个星纪的破败行星,更没有亲眼观测到被星际尘埃打散的像余晖一样美妙的射线暴,或是即将见到的最盛大的流星雨,所以才踏上了旅途。之前B1曾由衷赞美过E的勇往直前和忠于冒险,但另一方面B1却对他关于银河系的过度开发导致幻想死亡的悲观表示颇不以为然。我们不能把新艺术的缺失怪罪到科技的快速发展之上,就如同不能因为看不到精彩的表演而怪罪剧场的装潢,而不去追究演员或者编剧是否尽了最大的努力。这有些不讲道理。所谓智慧生命与其他存在最大的不同也许就在于可以在意识的驱动下取得向上的发展,无论在何种境地,只有思想上的自我束缚才会真正阻碍创造的发生。感动与惊喜无处不在,即使这个庞大的星系已经渐渐失去了秘密,但你绝对不会因为历史课上学了太多恒星毁灭的悲剧而对一场真正发生在眼前的爆炸坍缩无动于衷。而为什么要去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大概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生活和思考以及产生更美妙的幻想的方式。

 

只是时间太短了,而且命运根本不可预测,个体的存在和宇宙比起来不值一提,不光是E或者B1,所有生命都是同样转瞬即逝的东西;他们曾在α星上方偷偷观测过一枚即将发射升空的火箭——查过百科他们才知道了这样一个令人动容的带着怀旧色彩的名词——而不幸的是那场激动人心的盛会只持续了不到20α星秒,从E的飞船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方脆弱纤细的火箭筒被无声地炸断,然后带着闪烁的火光随引力跌入α星广阔的蓝色海面,就如同一根掉落的被擦亮的火柴。后来留在那里的B1在简讯中告诉E那枚火箭的爆炸导致了若干个α星人的死亡,而E几乎想象不出来那次悲剧竟然付出了那样大的代价;这场失败本身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但同时也不可否认地带着某种令人肃然起敬的精神,E想,这是真正的伟大的探索。

 

B1说等E到达了目的地再和他联系,并且希望他在那时能打开图像传输的窗口让自己看看流星雨的现场。而最终E也没能按时到达,他在离天琴座四十光年远的地方就已经探测到了流星爆发的迹象。最后他只好将飞船停在一颗无人的小行星上,然后来到甲板上向夜空对准方向支起望远镜。在清晰地看到流星划过的那一刻E突然有些漫无边际地想到,能够释放那样美丽的闪耀光芒的星体究竟能不能感受到亿万道如自己一样注视着它的目光呢?如果不能的话,为什么偏偏是最容易毁灭的没有任何光芒的他们可以去感知整个宇宙并随之产生无数复杂的情感呢?那是不是意味着,对这个无限宽广的世界来说一切思想衍生出的情感都是随时可以抹去的短暂存在,而宇宙中普遍存在的意识之中原本就没有任何类似智慧生命的情绪这样的内容?他并没有得到答案。他依然联系不到B1。

 

此时天琴座壮丽的流星群在他身后无边遥远的黑暗宇宙深处静静燃烧和陨落,璀璨的光芒带着亿万条粒子流奔向茫茫无尽的虚空,就如同某种被α星人称之为苍生的东西,他想,我们在群星之中灿烂地降生,然后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向孤独寂静的毁灭。除了有幸能在这黑暗宇宙中划开一道转瞬即逝的温热火光之外什么也不能留下。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认真地记住这短暂一生中遇到的每件事物呢?就如同流星一丝不苟地依次点燃自己遇到的每一粒尘埃,然后带着所有遗憾和缅怀独自熄灭。我们的步伐停不下来,我们要一直不断地向前走,用尽所有力气与信念然后在某个地方毫无预兆地消失,却不会像诗歌中说的那样造成任何一颗星的陨落。而记忆里每个人都消失得和自己一样快,快得几乎记不清他们眼睛的颜色或是让人笑出声的口头禅。他们短暂地停留,然后匆匆离开,简直像思维对记忆的杜撰与欺骗,亦或是他们原本就与意识深处那场远古的流星雨一样只是美丽盛大的梦境,分不清了,他抬起手遮住眼睛,太久了都忘记打湿了手背的温热的液体叫什么名字。

 

有些零散的片段在脑海中铺展开来,只是有些太短了,记忆里的场景连轮廓都是模糊的。但有什么关系呢?他记得飞行器低低掠过褐色的硫酸云海带起升腾的雾,或是欢呼着从狂躁的太阳风暴边缘挣脱引力,以及在银河系边缘采集宇宙大爆炸最古老的碎片,还有一同见证星云的膨胀与坍缩,甚至新恒星的诞生。他想,我只是这奇妙而危险的太空中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无知的冒险者,会为某颗美妙的星球发出惊叹与赞美或是狼狈地躲避彗星滚烫的尾巴,我把邂逅这宇宙中所有无关紧要却精彩绝伦的小小奇迹当成自己生活的意义。他喉咙发疼。我和B1一样都是连那一万三千页的「宇宙通史」里一个逗号都比不上的最渺小的人,但却见证过那么多即使连最闪耀的恒星都无法感知的壮丽的景色。这一切恩典一般的邂逅真的是我应该心安理得存留的东西吗?

 

 

但他想起B1曾经说过只要肯去创造就对了。用最棒的想象力和永不停息的步伐去开拓更多的世界,即使是那么短暂的生命,努力活下去并努力地做梦和思考也是我们被赋予的最坚定而正确的未来。

 

所以即使还有那么多谜团没有被解开也没关系,α星也一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总有一天我还要回来再真正亲眼看一次流星。B1你听到了吗?

 

Fin.

评论
热度(2)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