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rostcup无差]The order of the moon|是月亮叫我来的|B-C

- 成功地没有赶上情人节((

=====


A篇


=====

#B

 

Jack一直觉得Hiccup的笑容有三种,一种是纯粹的开怀大笑,嘴角咧到耳根,眼睛鼻子笑得皱成一团。Hiccup在听见什么好玩的滑稽事儿时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这点随他父亲,大概。就比如Hiccup头一次带Jack回家然后指着他冲酋长大人说爸,这是我的新朋友,他叫Jackfrost时,高大的红胡子男人盯着Jack的位置愣了几秒,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儿子你一定是累坏了,快上床睡觉。

 

嘿!你儿子没出现幻觉,我就在这儿!Jack不知此生第几百次咬牙跺脚地喊,一旁的绿眼睛男孩儿瞪着他问为什么我爸看不见你?Jack皱着眉毛一脸可怜相:“因为他是大人啊,亲爱的朋友。”大人们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还看得见什么?

 

 

自那以后Hiccup再没向父亲提过自己的新朋友,而他和Jack的玩耍地点也渐渐从湖泊和森林变成了悬崖和天空。没办法他们全都喜欢飞,而无牙仔更是响应得比谁都热烈。

 

小无牙看得见Jack,后者对此并不怎么意外。他猜想会不会是自己身上太冷所以让喜欢温暖的龙变得有些敏感,总之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只恶狠狠的大猫咪便在第一时间弓起脊背冲Jack低吼着,紫蓝色的炮弹在喉咙口蓄势待发,似乎那个白头发肩上有雪花的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孩儿是它的哪个宿敌,天知道只是因为它烧得暖融融的火圈在Jack进来的一瞬间便被冻回了冰冷的石头,掀被窝什么的,别指望夜煞能忍。

 

 

但飞过几次就熟起来了,毕竟不是在哪都能找着像Jack这么带劲儿的飞行伙伴。夜煞宽大的黑色翅膀像刀片一样划开云层,Jack牵引着凌乱的风路将他们托得更高,Hiccup闭上眼从龙背上纵身跳下,漫天大雪裹着他急速下坠的同时旋转翻飞。

 

有时候为了补充地图他们会飞很远的路,而这时Jack往往是出色的向导。他问过Hiccup画地图做什么,对方撇嘴说谁知道呢,总得瞧瞧外面有多大不是吗?况且Jack你看这座岛上的森林多美啊。

 

Jack觉得再也找不到比Hiccup更像维京人的少年了,带着向往的勇敢即使再显得天真也总会让人心生敬仰。他想自己或许同样明白那种感受,当你滑翔着从天空俯瞰那些从未见过的山脉和海洋,茂密的植被与成群的海龙,世界一点一点地在眼前铺展开来,谁也不知道它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而你只管往前飞。就像是被赋予了某种超然的自由的权力。

 

 

风在岛屿的脊背吹响号角,雷鸣和闪电指引前路方向。

去吧,到海的那边去!

 

 

Hiccup总是飞得一往无前从不害怕。诗歌里传唱着先民们开拓世界的勇气,而现在他自愿接过了探索者的火把。这是伟大的冒险,但Jack却是会担心的。出于职业病。毕竟雪花守护不了那个多动症男孩儿不受伤害。那只夜煞倒是很强大的伙伴,但Jack也同样有幸目睹过它为了救滑翔时即将撞上岩石的Hiccup而反射性喷出一发火弹炸毁了高高的风蚀柱、同时用翅膀一下子包住他然后便不受控制地带着他一起跌向大海的场面。那回Jack几乎花光了所有力气才将那整块海面在五秒之内结成了坚冰,下一瞬间连龙带人便砸了上去。

 

 

Hiccup从冰上爬起来之后先是被周围的样子惊了一跳,片刻后他撒腿向刚落地的Jack跑过去,边跑边一脸兴奋地喊哇Jack你怎么做到的?

 

“你又是怎么做到那么蠢的?”Jack一把揪住他的领口高吼了一句,顺便扫了一眼似乎没有受伤,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手上的劲儿使得就更大了,“先查查地图有没有路障再飞会死吗?”

 

诶别别别Jack你别发火我的转向装置好像失灵了我这就检查一下……被揪住的那个自知理亏,所以一脸讨好的笑容再一个劲儿向后躲,不远处无牙仔已经开始隔着冰层吓唬水里的鱼儿玩得不亦乐乎。Jack只好毫不掩饰地把白眼翻到天上去。

 

 

那时已经是深冬,Jack通常在一年中最冷的那个月份之初带着一场风雪而来,然后在春天之前悄悄告别Hiccup。

 

这一年他来得有些晚,所以正当他火急火燎地准备自己那场迟来的大雪时突然看见从云层中掠过的无牙的影子。再下一秒就是轰隆的巨响。

 

 

大概是Jack凶巴巴的样子起到了威慑作用,Hiccup后来的滑翔再也没有出过类似的事故。男孩儿继续健康茁壮地成长,Jack觉得大概自己这个守护者当得还算不错,所以在他们认识的第五个年头他曾拜托北佬给Hiccup做一份特别的礼物,然后圣诞老人笑着塞给他一个Hiccup模样的大眼睛木头娃娃。

 

Jack盯着手里那个绿眼睛的小木头人直发愣,他猜想北佬是不是也想帮Hiccup找到自己的内在。在他看来那个总是宽容而乐观地笑着的男孩儿比白纸还要好懂,根本不需要费劲去找。他鲁莽却出奇地好运,冲动却总是善于计划,他有向上的明亮的内心和不可思议的坚强,除了没法控制偶尔冒点儿傻气之外似乎无所不能,毕竟夜煞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随即他想起初见Hiccup时男孩儿望着无牙的眼神,还有每当他眺望远方时倒映在眼中的广阔天空。然后暗暗惊觉那几乎是守护者才会拥有的情怀。

 

他强大得不需要我来守护。Jack突然间慢慢地想,所以他为什么看得到我,当我并不是他需要相信和依赖的信仰?

 

 

而当他终于开口提起自己的疑惑时Hiccup对此倒是一脸轻松坦然,似乎真相已经再明显不过。他说Jack你一定不知道我当初为了说服村子接纳龙族花了多大的力气,它们易怒、贪吃、野性难驯,可我从始至终相信它们总有一天会和人们和平相处,我一直这么相信。因为美好的东西永远会被相信美好存在的心看到,对自由的向往、开拓探索的勇气、懂得感恩的善良,还有单纯可敬和忠贞不渝,龙和人类如此相似,因为他们追求的所有美好都是共通的。人们最终接纳了龙的友谊是因为那正是他们所热爱的最好的事物之一,而它一直就在那里。在他们如此相信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它。正如我看到了你。

 

Hiccup的头发在夜风中柔软地向后飘扬,绿眼睛被染上更深的墨色,映着星星的光芒显得亮极了:“你为了一个伟大的理由重生,也为了一个最温暖的目的来到这里,Jackfrost,即使你冷得像地狱,我也感受得到你从始至终温暖的守护。”已经长得和Jack一样高的Hiccup轻轻把右手放到Jack的肩膀上,手心感到冰雪在融化。“你是美好本身。也是那种温暖的爱的本身不是吗?所以我当然看得到你。”

 

 

Jack觉得牙齿颤抖,却绝不是因为冷。他说Hiccup你还依然是孩子,再过十年呢,二十年三十年成为大人之后呢?相信世界的美好与善待太难了,而当你对它有所质疑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能一起飞了。

 

“那就试试看吧,看它到底能把我变成什么样。”

 

那是Hiccup的第二种笑容,有着最令人难忘的自信和坚定的明亮神采,就如同海天相接的地方正喷薄而出的旭日。

 

 

 

Jack觉得是时候放自己一次假了。

 

 

 

#C

 

 

他在春天到来之前的最后一个夜晚跟Hiccup道别,然后一走就是三年。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亲手带出来的孩子已经变得这么帅气Jack觉得自己骄傲得快爆炸了……好吧反正看样子也没什么他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而当他再回来时却看到了战场。

 

 

巨大的黑色阿尔法笨拙的身体扭动着喷着冰堆,那准头差得让Jack觉得它根本就是在无差别攻击。到处都是逃窜着的人和龙,几乎分不清哪是敌哪是友;而Jack用来对付Pitch的颇为强大冰雪魔法在喷火的恶龙面前除了让温度再降十度冻死Hiccup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还好有无牙在。Jack在天空上一边观战一边评估着双方实力。小家伙干得不赖。它身上那冰蓝色的光带和叹为观止的龙王气场让Jack决定回头多给它捞几筐鳕鱼。

 

 

它背上就是正在和他一同奋战的Hiccup。那男孩儿什么都没变,短短的头发和干练的铠甲,除了他正用某种前所未有的寒冷眼神看着远处指挥着黑龙王攻击村子的独臂男人,然后露出了Jack见过的第三种笑容,那是一种讥讽地、带着首领威严的笑,裹挟着作为对手的毫不示弱,作为领袖的斩钉截铁,甚至作为人的悲悯:“让我来教你什么才叫赢得了龙的真心。”

 

霎时间千百颗炮弹齐齐朝对方打过去,爆炸的轰鸣声剧烈得让Jack不得不捂住耳朵。再松手向下看去时黑龙王的角已经被生生炸成两段,它几乎是哀鸣着逃回了大海。

 

 

人们欢呼着胜利以及英勇的龙族之王。Jack从空中缓缓降落到Hiccup身后,那男孩儿正笑着冲村民们点头致意。而下一秒他就像是提前察觉到了一样自然而然地转过头然后看到正抱臂看着他微笑的白头发男孩儿。随即他就在那片喧闹的晨光中眯着眼嘴角咧到耳根:“Jack你看我已经是大人了,但我还是看得到你。”

 

 

一瞬间漫天大雪纷飞。

 

#

 

Jack觉得那场雪似乎下了好多好多年,直到绿眼睛少年慢慢成为可敬的长者,再成为故事中的传奇。

 

他还是会在冬天最寒冷的那个月份之初来到这里,然后花一整个下午做一个冰雕放在广场。有时候是雪花,有时候是铠甲。今年他做了一双翅膀。

 

 

风在岛屿的脊背吹响号角,雷鸣和闪电指引前路方向。

去吧,到海的那边去!

 

 

教堂钟声敲了十二下,明天就是春天了。

 

他从结满冰晶的松枝上一跃而起向夜空飞去,直到穿过云层从此消失不见。博克村在今年第一个无风无雪的夜晚静静沉睡,月光把漆黑的大地照得通亮。

 

 

FIN



评论(2)
热度(31)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