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A

==========

- 队长的盾!视角

- 话唠向【。

- 如果撞梗非常抱歉> <

==========

 

 #A

我发誓我对Steven Rogers知之甚少。

 

——Well,也不尽然。至少别人似乎总会觉得我就是他的象征,代表,符号,胎记,吉祥物……或者随便什么。印象中似乎让那群举着探照灯小心翼翼的特工发现那就是休眠中的Steve的,就是我身上那颗白底蓝边的星星。顺便一提我其实更喜欢后来他们加深处理过后的有点儿深邃的色彩感,之前的美国国旗蓝看上去太轻佻了,有人也这么觉得对吗?

 

总之在我的认知中他们潜意识认为我承载着Steve的故事,代表他的本体,否则不会在擦掉我身上那层薄冰看清我的样子的一瞬间就一脸发现了亚特兰蒂斯遗迹的震惊表情。可是伙计你当时还只是看到了我而已,还没看到队长本人,记得吗?如果Steve那个蠢头蠢脑的家伙把我弄丢了呢?如果你们大老远呼叫了援兵和长官结果发现只有我这块走丢了的盾而没有队长本人呢?就Steve曾经使用我的方法——丢出去,卡在什么东西上,有空了再去捡——来看,你得承认这的确有非常大的可能性。

 

也同样因为上述原因我自认对Steve知之甚少。除了战斗之外我很少和他待在一起。而尽管我是他作战时的左膀右臂,但是天啊他竟然连个名字都没给我取过?!别为他辩解说他不擅长表达亲近的方式,我可没少听他口口声声地叫那个灰眼睛的战士的昵称Bucky。

 

扯远了。我是说,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战场。枪林弹雨,近身肉搏,没命狂奔,你知道,一般我都是这种时候不可或缺的掩护。我在对付子弹或者其他什么弹的时候颇为上道,Steve明白这一点,所以在他每次冲锋陷阵的时候我总是一马当先,在帮他挡掉所有准头够好的射击的同时为他腾出手杀出条血路。当然我通常还有其他用途,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

 

Och!他又招呼都不打就拿我砸开了一个锁子!那角度真的挺疼的。

 

#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先帮我取个名字。我个人偏向于“米迪尔”,它会让我想起神话故事里那个英俊痴情的费罗王子。听上去怎么样?

 

好吧,半小时之前,Steve拿着米迪尔盾——也就是我——和Natasha一道摸进了一个荒无人烟的类似营地的地方。别问我这是哪儿或者他们要做什么,我不关心这个,我只负责他们该打架的时候抵挡和适度攻击。这一刻很快就要来了,我猜。

 

Wait,这里好像有点儿眼熟。我发誓我曾经来过这儿。那些在黑暗中依稀可辨的树木和房屋的轮廓像极了几十年前我曾经待过的一个地方。没记错的话这里是——

 

"This camp is where I was trained."

 

好了,听Steve的准没错。

 

Natasha举着某种电子探测器到处找信号源,然后Steve带着我站在台阶前。他望着旗杆。我望着他。

 

说实在的……旗杆?

 

噢别告诉我这又是和Bucky有关的某个东西。也许他们曾一起在那里划过身高的刻痕?又或者是什么先爬上去就是第一名的游戏?——别误会,我对Bucky毫无恶意,事实上我爱那孩子。仅次于Steve。大概。

 

当然我也怀念他。没人不。但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实在不适合伤春悲秋,而Steve总是一想到他就露出一副茫然失落的样子,眉毛微微皱起来,像是要悲伤地笑一下,但却显得更可怜巴巴了。Steve不能可怜巴巴。我是说,他可是Steve。

 

不过这不能怪他。即使是美国队长也会有拯救不了的人,同样也会有别人不知道的伤口。这么说似乎显得我知道得有点儿太多?但是不。相信我,这个世界上除了Steve之外还对Bucky保有鲜活印象的可能就只剩我了。这很难得。但是Steve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而我开不了口。我没办法告诉他我能分担他对Bucky的思念。

 

我对Steve在40年代的那帮战友印象最深的就是Bucky Barnes,可能这也许是由于我曾经像保护Steve那样保护过那孩子。他的胳膊柔韧矫健,再加上身形灵活反应迅速,不会像Steve那样贸然地把我挡在前面当靶子然后硬性突击——噢我最爱他这一点——所以某些程度上我和他配合得甚至比和Steve还要好。在他身上有一种蓬勃却克制的力量,通过那条肌肉紧绷的胳膊源源不断地传递给我,每次都让我感受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安心,以及跃跃欲试。

 

你瞧,我说过,我怀念他。没人不。

 

那孩子站直了就像棵雪松,笑起来就像杯卡布奇诺,端着枪昂首阔步走在Steve旁边的样子就像是正在迈向胜利本身。他是最好的战士,是最值得托付后背的家伙。他跟着Steve执行任务,森林,沼泽,瀑布,悬崖,说一不二,死心塌地。他追随Steve就如同当初保护Steve一样,带着在战火中幸存、重铸再加深的珍贵忠诚。但你没必要嫉妒这个。死神从不为爱仁慈。

 

——不。Steve,停下。收起那副落寞的表情,不管你在想什么。该死的,我知道你有些伤感,但别在这种时候,好吗?我们还有架要打,可我现在难过得身上的碳原子都快分解了。

 

好样儿的,动起来。On y va。我们前进。

 

 

那间被我砸开锁的房子布局和设施陈旧得让人有些怀念,还有那个口音浓重的阴魂不散的科学家——在电脑里。说些像是天方夜谭的话,但是Steve和Natasha听得很认真。好吧,Steve一拳砸了电脑屏幕。事实上我愿意代劳——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大门要关了?!Steve,快!把我扔出去卡住门,你之前办到过!——该死的这回晚了一秒钟!——好吧我回旋的时候撞在墙壁上刮了一下。我讨厌摩擦——

 

——等等,导弹!?看在物理的份儿上我只是块盾!该死,30秒——快卧倒!不,往右边跳!没错,就在那边有个坑道可以掩护你们!噢shit这回神盾局可是下了血本来抓你了伙计,作为你的好战友我真不知道该感到荣幸还是骂句脏话——好吧我已经骂——噢不石头砸下来了!石头!把我举起来!举起来挡在头顶蠢货!没错,很好,就是这样——Steve当心——保护姑娘!!天呐她伤得有点儿重——见鬼这石头还真有点儿多,挺住了伙计——Natasha对不起有一块大的我没能帮上忙——真是个好姑娘,没抱怨我太小,我已经开始有点儿喜欢你了——Holy shit刚才那块大石头正好砸中我星星的边儿了!我最喜欢的深蓝色!要是它掉色了我发誓我会——噢不我快被砸吐了——

 

 

——终于停止了。

 

 

Steve抱着姑娘抓着我从废墟中挣扎着逃了出去。狼狈不堪,灰头土脸。

 

你欠我一次SPA,队长。

 

TBC.

=====

#B

评论(34)
热度(98)
  1. jjwwDissoudre 转载了此文字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