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B

==========

- 队长的盾!视角

- #B重修

==========

#A

==========

*关于“队长当年救吧唧哥哥的时候用的不是星盾”的bug:作者脑内设定是无论队长的盾是什么形状和材质,它的内心都是同一个盾桑【语死早

 

#B

 

在活着的人当中,大概没谁知道Steve真正照顾起人来是什么样子——听上去似乎又是个我和他的独家记忆?但其实也别抱太大希望。那并不怎么细腻温暖。说真的,他是个战士,况且参照他使用和对待我的方式——我不想再重复一遍——来看,你不能再要求他更多了。

 

对,那是他照顾Bucky的时候。就是在当初他为了救Bucky不计后果单枪匹马地闯进九头蛇基地,然后带了四百个人回来,顺道窃取了其他几个基地位置信息的那次——顺便一提如果当时我能开口,我可以把所有地点都告诉大家。我可全都记住了。但我不怪Steve,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他很棒。

 

他们走了三天,而Bucky重伤在身,Steve想让他坐车,但他说什么也不肯。我也想劝劝Bucky,他的脸色苍白得像地狱。但我只能靠在Steve的背上,一动不动。这可真伤人。Steve想照顾他。但你知道,他从不会哄人,不会说些好听的话。就如同他最终也只是在夜里一言不发地把受了寒缩成一团、浑身颤抖、梦呓不止的Bucky用胳膊圈住,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窝。Bucky即使在梦里也拼命拒绝依靠,但Steve圈着他的手臂纹丝不动,他只是在夜风里低声说,Bucky放轻松,我只是想让你睡个好觉,否则你会拖累我们回营地的速度。

 

然后Bucky就在他怀里老实了。

 

 

——而我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沾满灰尘,无人问津。

 

 

那几晚的星星,可真漂亮啊。

 

 

 

——噢别误会,我并不是也想被Steve那么对待,抱在怀里什么的——也不想被他用那么温柔的语气哄来哄去,那太见鬼了。我只是有点儿——wait,Steve,停下!把那支试图给我填色的圆珠笔收回去!——起码得是深蓝色的马克笔——天呐丹宁布色!?见鬼的不是那个——深蓝!你知道深蓝是什么意思吗?Steve?!

 

 

——谢天谢地,他最终还是洗掉了它们。而且还少见地把我举在他面前,对着我身上那些微不可见的划痕面露愧色——我突然有些局促起来,我是说,你不会希望看到一个愧疚的Steve。他不需要对任何事感到抱歉,真的——而且说实在的,被Steve那双泛着湖光的眼睛盯着看,的确让人挺不好意思。

 

 

就像你看到的,他信守诺言为我做了SPA。尽管这通常表示我马上又会被弄得比之前更脏。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从那场导弹灾难里逃出来了有些日子,Natasha又可以活蹦乱跳了。上帝保佑她。现在我们要去解决一个听上去非美国队长出马不可的问题,小问题——对吗Steve?几百万人的性命,不到十六小时,别有压力,亲爱的朋友。

 

 

我们在车上。晴天,高架桥,视野良好。他们又拉了个伴儿,还有个神经紧张的政客,看上去不怎么像好人。Steve迅速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个人用不敢置信的口气说他疯了——然后下一瞬间,他就被一只打破车窗的金属臂扔了出去撞上了卡车——啊哈!我就知道Bucky不会允许别人说Steve的坏话——

 

——抱歉,似乎有什么说漏了嘴。

 

 

我发誓我没有瞒着Steve他的好战友回来了!他听不见我,记得吗?!

 

那天晚上黑灯瞎火,Steve用我撞破了无数窗户和墙壁——我不会赔的——然后在一个楼顶追击到了那个射杀Nick的人。他们管他叫什么来着?总之是个狠角色,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一个回身就抓住了Steve扔过去的盾——我在他手中震颤着发出低鸣,那是条金属臂,有着完美的力量与灵活度。他眼睛里除了冰冷没有更多情感——我打量着他肩膀上那颗红色的星星,带着黑边。配色不赖——然后他迅速放低重心一个大摆臂将我朝Steve扔了回去。也就是那一瞬间,我突然认出了他——

 

尽管力量要强得多,但动作不会错。无论是当年那些闲暇时幼稚的丢盾游戏还是Steve对我尚且生疏时的投掷训练,Bucky作为Steve的第一搭档,他扔盾牌时的动作身形我不可能更熟悉了。你得相信金属的记忆。

 

Bucky的力量太强,Steve被那股冲劲儿推得直往后滑。我眼睁睁看着Bucky转身就往楼顶边缘走——Steve快!快抬头!——我无声地尖叫——你看看他是谁!快追上去——嘿!等等!Bucky你去哪儿?!你先别走!——

 

 

他走了。

 

 

Steve这才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他望着Bucky消失的地方一脸若有所思,却依然什么都不知道。他是个笨蛋。

 

 

而这次我一定得让他们正式见个面,并且要文明点儿,首先不能打架——

 

Bucky突然从车顶向下开了几枪。Steve在慌乱中急刹了车,Bucky因惯性飞了出去,撞到地面打了个滚。然后他慢慢站了起来,看上去怒不可遏。

 

——要找个咖啡馆——

 

有辆车从后面狠狠撞上了我们。车猛的一震,Natasha摸不到枪了。

 

——再心平气和地——

 

Bucky飞身跃上我们的车顶,震碎了所有的玻璃。

 

——唠唠家常。

 

他一把拽断了方向盘。



好吧,当我什么也没说。

 

 

#

 

我后来再回想当天的事情经过时,觉得自己也许应该早一些察觉问题的严重性才对。但一直到Bucky端起枪对着Steve毫不犹豫地送了一发瞬爆弹时,我才意识到喝咖啡的事儿可能得缓缓了——如果他真的只是在生气Steve几十年都没和他联系——我甚至连自己要怎么为Steve辩护的话都想好了——他绝不会气得让Steve像个铅球似的被抛下高架桥再狠狠撞进一辆无辜的公交车。那太疼了,他不会忍心的。与此同时Steve脱了手,我毫无意义地飞了出去,并且头一次那么难过自己为什么不能干脆变成一副盔甲。

 

但这种懊恼一点儿用都没有,并且当Steve从巴士里跃出来再迅速抓起我挡在身前时,我又开始感激自己的轻巧。我把Steve挡得严严实实,他们伤不到他,机枪的子弹打过来不痛不痒,他躲在我身后,我带他穿过枪林弹雨,就像往常一样。他一路向前跑,队友在掩护他,刚才的坠落和撞击似乎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往往在这种时候,我都会有些好奇曾听人们提过的那个瘦弱得不堪一击的Steven Rogers是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他,也无法想象。一个一米六的哮喘的美国队长?这太可怕了。他绝对没法在这种战斗中活下去。但他确实存在过,对吗?瘦骨嶙峋,身材矮小,一场越野下来就能让他喘上三天。可是他却是如今站我身后的这个Steve的基石,他们是同一个人,这告诉我那个曾经瘦小脆弱的Steve也一定是个坚韧而善良的家伙,血清改进了他,一道改变的或许还有坚韧变成了对胜利的志在必得,善良变成了毫不犹豫的自我奉献。但他也一点儿都不傻——好吧除了试图用圆珠笔给我上色——这也并不是什么要命的英雄情结,他只是在自己尚且弱小的时候便选择了强者都避之不及的路,然后在坚定地走下去时慢慢变成了最棒的那一个。

 

 

——可是你知道,如果他和Bucky打架时别让我掺和进来的话我会更爱他一点儿。

 

 

但Steve也的确毫无办法,我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糟糕,Bucky出手太狠,我必须得保护他的安全——而且老天他竟然到现在还没搞来一把枪!?Bucky现在不会对你客气的明白吗!

 

已经变得凶巴巴的Bucky的枪多得换不完,而且毫不手软地冲我的星星全力开火——这简直几乎让我感觉到了疼,我是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面对着Bucky的枪口。他们近身格斗,我被拽来拽去,天旋地转——好吧,我被Bucky抢了过去,现在Steve什么都没有了。

 

我紧张得要命,但Steve立刻冲了过来,看样子似乎打算再抢我回去——看在无论什么都好的份儿上他有枪你记得吗!长点儿脑子亲爱的!——不,Bucky你冷静点儿先别动手!那是Steve!你听得见吗!?

 

但他似乎已经把Steve的样子全忘了,顺便也忘记了我的正确使用方式——我是说,我当然也非常愿意保护你,亲爱的朋友,但你该知道把我扔过去插在车上毫无意义——Steve好样儿的!挡住他的拳头!——不不不我也没让你那么揍他!掀开他的面具你就明白——噢天呐Bucky留神!要是你砸中了他会没命的!

 

感谢老天Steve终于把我从车上拽了下来,回身挡住了Bucky的刀,然后毫不犹豫地拿我坚硬的边缘狠狠压进了Bucky那条金属手臂——那一瞬间我再次感到了疼,Bucky看上去痛苦极了——抱歉Steve,我真的没法儿做到这个——他甚至疼得动弹不了,硬生生挨着揍。Steve趁他晃神一把按住他的脸,将他侧翻着扔了出去。

 

 

Bucky的面具掉了下来。他站起身,转过了头,眼神冰冷。像一只被迫从灌木丛里走出来的、被激怒的豹子。

 

 

Steve一瞬间就像被人在胸口大力踹了一脚,他喘着气,声音带着不敢置信的试探。

 

“Bucky?”

 

“Who the hell is Bucky。”

 

 

尖啸的风声,枪响和爆炸。

 

我看到Steve方寸大乱的眼睛。


TBC.


下一章完结w


=====

#C

评论(7)
热度(66)
  1. jjwwDissoudre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透明脑残粉Dissoudre 转载了此文字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