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盾冬]当我和Steve一起战斗时我在想些什么|C

 ==========

- 队长的盾!视角

#A #B

==========


完结章!

赶上了一周年的时候完结太开心ww



#C

 

如果非得让我说真心话,我得承认Steve戴着A字头盔穿着从博物馆偷出来的那套制服的样子有些傻兮兮的——上衣似乎小了点儿?我觉得他上坡时有些喘——但是当他站在广播台前,用他那曾经指挥过咆哮突击队员们跟着他一道上阵冲锋的嗓音再次掷地有声地揭露神盾局内部的黑暗,并且不卑不亢地号召大家都鼓起勇气阻止邪恶时,我静静靠着他的背,一瞬间似乎又看到了七十年前的战场。他还是那个初出茅庐的美国队长,每个人都看着他依赖他,他毫无怨言地背起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也背着我,但我从不会做他额外的负担。这次也绝对不会。

 

Steve看上去镇定自若,血压正常,心跳平稳,就好像十几小时之前在高架桥上与Bucky那场混乱的重逢以及离天空母舰发射已经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限似乎反倒成了他的定心丸。即使在地面的停机坪上被一堆特工包围,他也依旧面不改色一往无前地冲。反正有我呢,我是说,我轻松就能应付这个,那些子弹无论在威力还是准头上都和Bucky在高架桥上打过来的那颗相比不值一提——我这是在陈述事实,绝对没故意夸他。

 

 

但直到Steve被Sam送上三号艇,在那条窄窄的天桥上和Bucky狭路相逢,我才从他的胳膊上感觉到他微微有点儿变快的脉搏。

 

 

他们俩都一言不发,这状况其实挺诡异,你知道,一般来说他俩要是久别重逢,比如七十年前某些时候Steve或者Bucky单独出任务,等对方回来之后一个肯定会拉着另一个问东问西,而另一个肯定会抓着这一个滔滔不绝。他俩永远不会相对无言,我是说,即使现在Bucky看上去有些记不得Steve,但是有些东西即使记忆不复存在也永远不会改变,我是这么相信的。至少他们应该先相互问声好?但Steve只是看着面前那个面貌未改却表情陌生的人,眼睛露出了些许难过的神色——噢Steve求你别这样。

 

 

其实Bucky也好不了多少。他眼睛泛着光,但看不出情绪。他似乎有点儿生气,还有些茫然,但更多的却是纯粹的杀意——Steve别傻愣着,快说点儿什么阻止他!但别急着动手,求你了——

 

“Please don’t make me do this.”

 

太棒了,没错,放低姿态,先真诚地表达停战意愿是和平友好的第一步——

 

 

Steve突然把我换到右手,然后大吼一声使出全身力气将我朝Bucky砸了过去。

 

我在飞。

 

 

好吧,接下来的一切只是重蹈了高架桥上的覆辙。但Bucky在对付Steve上显得更加得心应手了些,他甚至没有用枪,格斗时也闪避得更加灵活——但Steve该死的别拿我砸他的脸!

 

 

然后我再次因为Steve抓脱了手而飞了出去,咣当砸在了下面那一层。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他们俩打成了什么样,我只记得Bucky最后那声破釜沉舟般的嘶吼,他似乎真心打算置Steve于死地。我听到更多愤怒的吼叫,攻击的闷响,这让我心急如焚,或许我真该找个时间请Tony把我改造成一副可以变形的轻型盔甲。

 

——别提醒我我只是个盾牌。让物理见鬼去。

 

 

突然我又看见了Steve,他在往上爬,继续完成着他的任务。好样的队长!差一点儿就到了——Bucky冷不防在下面冲他开了一枪——感谢上帝他瞄准的不是Steve的后脑勺——接着又开了两枪、三枪。Steve还在往上爬,他疼得身子缩成一团,但终于够到了什么,然后脱力了似的滑到了地板上。我觉得我快哭了。

 

 

然后Steve在上面大喊了一句Do it,那声音带着痛楚,却如释重负,我知道他一定是完成了任务,但下一瞬间飞艇猛地一震,然后紧接整个舰艇就开始了一场无休止的剧烈震动和爆炸。

 

我们正在被攻击。

 

 

我觉得我永远没法弄明白这个,我是说,我们不是赢了吗?但没关系,我看见Steve正向我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他抓起了我,我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这让我一下子觉得非常安心。Steve在这儿,所以即使接下去面对着刀山火海,我都一点儿也不怕。

 

 

此时Steve状况不太好,他中枪太多,但他想要过去救被困住的Bucky,他走路都不太稳,一下子跌倒在地,但依然艰难地一只手撑着身体——你还能动吗伙计?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没能挡住那些子弹,对我来说它们本该弱得就像是弹弓打过来的黄豆。这简直是盾的耻辱。对,让我们一起挪过去帮Bucky把那根压在他身上的劣质钢筋搬开,然后我们就去看医生!——没错,好样的宝贝儿,翻过护栏!——你还能走吗?!这儿看上去情况危急,我们得快点儿。但你该知道这通常不会太轻松,我是说这是那些碳钢的劣根性,懒惰笨重,缺乏锻炼以及更好的应变能力,从来不会像我这样结实又轻巧,不会飞行不会回旋,一颗松了的钉子就会让它们变成万有引力的奴隶,但通常我不会对此说三道四,你知道——我只是在担心你们俩!——现在请再加把劲!没错,再抬起来一点儿就好!——太棒了!他出来了——

 

——嘿!停下!先别忙着打架男孩儿们!这舰艇快坠毁了记得吗?!

 

 

不,他们不记得了。

 

 

“You know me.”

 

老天,真不敢相信Steve还在说这种废话。

 

Bucky一拳挥了过来,然后Steve摔倒在地,压在我身上。随即他挣扎着爬起来。他没有还手,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

 

Bucky。他说。You’ve known me your whole life。

 

 

但是Bucky只是又打倒了他,随着一声几乎是困兽般的吼叫。那一声简直让人心碎。我急得身上的共价键都打结了。我一点都不希望Bucky再打Steve一拳,他伤得够重了,受不起这个。可是Steve,天才,Bucky的表情那么混乱,你看见了吗?他想不起来了。

 

 

此时的Bucky走投无路,只知道亮出獠牙,眼睛却闪避着真相。他浑身上下写满不安和抗拒,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何而战。他不愿相信Steve,甚至在他说出自己全名的时候都只是让他闭嘴。

 

和Steve一样,他伤痕累累,满身狼藉。他瞪着Steve的那双眼里满是来路不明的愤怒,混乱不堪的懊恼,还有些茫然无措的害怕——噢老天我没办法承受这个,他看上去那么需要一个拥抱。

 

 

但Steve是个傻瓜。他是的。你现在没办法跟Bucky讲道理伙计,明白吗?你如果不想打他不想让他受伤,就得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他,把他的脑袋按到你的肩膀上,摸摸他的头发——别管他会不会反抗,抱紧他就是了。你可以用我挡住他那金属的拳头,我能帮你办到。他肯定会挣扎,但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比你好多少了。耐心点儿。然后你可以慢慢安抚他,就像安抚一只受惊的花栗鼠。没错,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摇晃着轻声哼个摇篮曲什么的,然后你可以试着吻吻他——噢别否认说你不想要这个——如果你想让他想起你来,那么他必须得受些更大的刺激——没错,先稳住他,你们不能再打架了——现在向前走,注意脚下的窟窿——深呼吸,慢慢抬起胳膊把他圈进怀里,同时注意防御,Steve——

 

 

 

很好,你把我从窟窿那儿扔下去了。

 

 

#

 

在我掉进河里以前,我想起了最后看到的Bucky的那个表情。惶急的,但依然透着凶狠。

 

失去了盾牌的Steve一定会被揍个半死,我猜,而且那个傻瓜不会还手。他会为了拯救世界而击败冬兵,却不会为了自己去打Bucky。

 

 

但我觉得他不会就此放弃,就算对方一点儿都不认识他,这也难不倒美国队长。他会忍耐,会等,对他来说Bucky还活着就已经是万幸,被揍一顿什么的,谁会责备一只受惊的花栗鼠呢?Steve尤其不会。

 

 

然后他会一点一点地把Bucky找回来,在那期间又会时不时露出那副落寞的神情,但我会试着劝劝他,不管他有没有在听。一直到Bucky重新归队。说真的,我都有些迫不及待再次看到Steve七十年前的那个样子,扣着队友们的肩膀毫无芥蒂地大笑,神采飞扬,而不是在神盾局里时那样,即使战果累累所向披靡,也总是对什么都像是隔着一层真空,里面包着谁也看不清的喜悦或悲伤——他对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融入得很好,但他终究来自七十年前,及使身体未老,却总是有些来自于时光本身的沧桑,不可为外人道。而当无论何时都是唯一能够理解他的那个人奇迹般地出现在他的新生,Steve这次一定会用尽全力抓住他,带着七十年都没变过的固执,再也不放开。

 

 

没记错的话,我的坠落过程持续了超过10秒。

 

这种坠落似曾相识。只是上次我在Steve身边,而这次没有。上次紧接着的是一场漫长寒冷的梦,而这次将会是另一场冒险的开始。

 

 

——而我也一点儿都不担心他们会找不到我,毕竟Steve那帮神通广大的队友对我相当熟谙,他们知道我对Steve而言有多重要不是吗?——他们马上就会来的,不管我现在是不是在河底,陷进淤泥,身边一堆臭鱼烂虾,Steve一定会让他们把我捞回去的。他不会不管我。我是说,谁会愿意丢掉自己的吉祥物呢?我很快就会再次见到大伙儿,我相信他们。

 

 

——然后我等了一个月零8小时33分46秒。

 

河水开始翻搅,我被一只机械钳子抓了起来。

 

 

感谢上帝,我就快数不下去了。

 

 

#

 

先别开口,我知道你会问什么。在那后来我又回到了队友们身边,他们帮我做了全身护理,我继续跟着Steve出生入死,寻找有关冬兵的蛛丝马迹,听Steve时不时地念叨Bucky的名字,夜里为他哼个摇篮曲什么的——

 

但是抱歉,我实在不能说得更多了,他们进行的计划和他们秘密活动的地点不能被太多人知道——况且就像我曾明确强调过的,我对Steven Rogers知之甚少,我和他只是战斗时的工作搭档。但有一点也许我可以放心大胆地说出来,那就是他是一个出色的美国队长,一个很棒的家伙。

 

——噢别想太多,我依然在为他把我扔下舰艇的事儿恨他。我是说,他不应该扔下我然后独自面对一切。我是他的盾牌,不是吗?即使他从未亲吻过我的星星或者为我起昵称什么的,我也知道他总是依赖我的。这让我无比骄傲,而我想要时刻保护他。他不能剥夺我这个权利——但说实话这家伙通常没那么容易被打倒,除了被捏住软肋,也就是Bucky——快向我发誓你不会把这事儿告诉任何不可信的人!

 

 

他还在找他,而我会帮忙。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而如果他哪天真的该死地弄丢了我,请把我送回他的身边,然后拿我狠狠砸他的脑袋。你会的。我也同样希望有朝一日和他并肩战斗的除了我还有Bucky,他们会一同冲锋,一起狂奔,把后背放心地交给对方,然后在胜利的欢呼中相互拍打对方的肩背——

 

 

而只要我的星星依旧闪亮——在这里,在你心里——那么我便会一直、一直为他们遮风挡雨,我说话算话。

 

 

FIN


非常感谢看到最后!!

一周年快乐> <Hail Stucky!

评论(9)
热度(47)
  1. jjwwDissoudre 转载了此文字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