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HP】【DH】Jeux d'enfants / chapter 2

#击鼓传文!#


chapter 1 弹脑门儿 by 粽子

=====

Chapter 2 扛肩上

by 阿音



对一般情况下的Harry Potter来说,让他一个人对付Draco Malfoy早就不成问题。声势要够,底气要足,脑子要快,先发制人,舌头别打结,不能结结巴巴,头昂得再高点儿——该死的为什么雪貂长起个儿来没完没了?——这样基本就差不多了。关键在于不论他当时身后有没有两个保镖或是成百上千的食死徒哥们儿,说实话,这七年来无数次狭路相逢,球场上战场上,只要别先被那金发巫师的虚张声势吓住,然后盯着他的眼睛把他从身旁同伙的屏障中揪出来,挑衅他惹怒他,让他面露凶相,暴露弱点,然后Potter就能像用格兰芬多宝剑戳穿密室里蛇怪的脑袋一样轻易戳中Malfoy的痛处,然后就跟一只真正的高傲的狮子那样转身昂首阔步地离开。

 

但他后来发现这一套用在一个月光下的Malfoy身上丝毫不起作用。

 

Malfoy那跟指头似乎直接弹到了Harry的神经中枢,后者猜测那玩意儿肯定比蜜蜂公爵糖果店新进的玉米糖浆牵出来的丝结实不了多少,要不然为什么他一瞬间觉得脑子里有什么啪的一下就断了,然后他就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了。

 

 

Malfoy的指甲在Harry的额头停留了不到0.1秒,夜风里有些微凉,但在那一瞬间他靠近Harry脸颊的手掌却带着温热,血液鲜活,暖意扑面。Harry眨了一下眼睛,看到Malfoy在笑。

 

他觉得自己应该立马吼一句“你是不是有病”回去,但是Malfoy笑得他一瞬间莫名底气不足。

 

“你……你……”

 

得,已经开始结巴了。

 

 

Draco看着Harry那副瞪着眼睛想发火却憋着劲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觉得太好玩儿,说真的,为这个弹他一下脑门儿也值了。“怎么,救世主头疼?”但讽刺和挑衅这种正事不能忘。

 

"你今天到底什么毛病?!"黑发巫师终于找回了自己的逻辑和气势,他听见自己的语气有些急躁,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抬起头冲Draco吼,眼睛瞪得像他的镜片一样圆,"欲言又止鬼鬼祟祟?想和格兰芬多讲和?还是斯莱特林的少爷小姐们用来打发时间的新游戏?你该知道我绝不奉陪。你们为什么不能就老实待在地牢里好好写Snape布置的那篇该死的论文呢?以及这个弹脑门儿?!"

 

Draco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想打断说你猜得没错,的确是个打发时间的无聊游戏,而且现在看来效果出奇得好。但他最后决定先回答那个弹脑门儿的问题。

 

"疤头放轻松,你瞧,如果我图谋不轨的话早该把魔杖掏出来了,可我没有,看到了吗?只是轻轻弹了一下,相信我,我一点儿劲都没使,别告诉我你娇弱到觉得疼,我会为你是怎么活到现在感到困扰。"

 

"别装傻混蛋,我是说这个动作本身。该死的。你,我,弹脑门儿!明白吗?"

 

 

Draco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当然明白Harry的意思,这太不对劲了,月光下的废弃的魁地奇球场,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他和Potter,在关于弹脑门儿的问题争吵。除了这是个见鬼的游戏之外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当前的状况。但原本也没什么可解释的,Draco想,他没做错什么,他顺利完成了任务,这很合理,而且他真的一点都没用力,是Potter在大惊小怪。

 

 

月亮往东边滑了一寸,投下摇晃的树影。微风中传来夜鹭和长耳鸮的稀疏叫声,还有狼嗥,远远的在禁林深处。球场上除了一堆碎石块以外什么都没有,黯淡月光下显得有些惨兮兮的。它们在不动声色地控诉那场刚过去不算久的战争——正义与邪恶的,Potter与Riddle以及Malfoy的战争——究竟造成过怎样惨烈的伤害,但现在周围安静得像被施了咒,他和Potter依然针锋相对,但话题再不会攸关性命或者信仰,也不会有冷不丁飞来的恶咒,这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触犯到了格兰芬多无聊透顶的尊严或者随便什么,他们一如既往地拌嘴,再无其他。

 

这份突如其来的对于劫后余生的和平时光的认知让Draco全身都放松了下来,他抱着胳膊冲Harry笑得更大方了。

 

 

黑发男孩儿被Draco笑得有些发懵,他瞪着他,内心却稍微有点儿乱了方寸。他突然觉得月光真是Malfoy找来过的最难缠的同伙。莹白的光线融进他的轮廓映亮他的脸,几乎带着欺骗性质地让人错觉那是Malfoy自己发出来的,可该死的他明明是个邪恶透顶的黑暗巫师不是吗?那双灰眼睛纳着光,带着装出来的无辜纯良,但在月色里几乎快要以假乱真。或许我才是有病的那个。Harry想。

 

 

Draco当然不知道Harry心里那些千回百转,他只是挑眉看着救世主瞬息万变的表情,努力不让自己再笑出来,不然Potter一定不会放过他。然后他在心里果断地否认这绝对不是因为他本能地不愿破坏现在这样的时刻。

 

于是他决定心平气和地给Potter解释一下那个游戏,而且他也是受害者之一不是吗?他不是故意的,他得让Potter知道这个。但当他刚要开口,突然目光越过Potter的肩膀看到从城堡那边远远的有几点光亮,正在慢慢向他们这边靠近。他心里一沉,该死,那一定是来找他顺便看看他任务进度的Pansy几个。

 

 

Draco下意识地觉得现在不能让那几个咋咋呼呼的姑娘过来搅局。说实在的,他还没来得及跟Potter解释清楚呢。于是他灵机一动,往场地另一边禁林的方向一抬下巴:"真想知道我们的计划?和我一起过去我就告诉你。"

 

"别把我当三岁小孩儿!告诉我禁林里有什么?"

 

"悬念,疤头。跟我走就是了。还是说你不敢?"糟糕,Pansy她们离得越来越近了。

 

"去你的激将法,我不会上当的。"

 

 

Draco想起Pansy曾经数落过自己某些时候比Potter还要愚蠢固执,现在他觉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于是他当机立断掏出魔杖扔了个禁锢咒过去。

 

 

Potter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无形的魔法绑住全身,他倒了下去,瞪大了绿眼睛,表情惊恐。

 

Draco伸手捞起Potter的腰,使劲往上一勾就扛在了自己肩上。

 

"What the fu——!?"

 

"闭嘴Potter。"他又补了个静音咒过去。

 

世界安静了。

 

 

Potter不能说话却依然拼死抵抗,Draco用左胳膊死死扣着Potter的腰,转身就往球场另一边走。Potter不算太重,腰肢柔韧而充满力量,Draco的脸颊蹭到他身上柔软的布料,上面带着点儿香。Potter在Draco肩上剧烈挣扎扭动,使劲蹬腿,让金发巫师一瞬间想到一只过于灵活修长的费洛伯毛虫。但或许Potter比毛虫好看一点儿。就一点儿点儿。

 

然后他扛着Potter,就像个杀人越货的麻瓜,躲进了更深的夜色。

 

 

而就在那一刻的前一秒钟,他的理智终于姗姗来迟地问了他自己一句,我他妈究竟在做些什么?



TBC

=====

chapter 3 悄悄话 by 二月榛


评论(5)
热度(78)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