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HP】【DH】Jeux d'enfants / chapter 8

#击鼓传文!儿童节快乐><


Chapter7 握手 by 粽子

==========

Chapter8 贴面礼

by 阿音



“Pansy,把它给我。”

 

“什么?”

 

“盒子,纸条,让我重新抽一张。”

 

“抱歉?”

 

Draco不想再重复一遍,于是他从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支起上半身,不由分说一把将Pansy身后桌子上的游戏道具抓了过来。

 

“嘿!”女孩儿眼疾手快地把盒子抢了回去,连忙把它放到了Draco够不到的地方,“你不能就这么破坏规则,我们得一个一个地来Draco,记得吗?上个动作你没完成。”

 

“别傻了,我做不到。”

 

“我以为你当初向我担保过这就像吃顿早餐一样简单?”

 

“你不明白。不,我是说这当然见鬼的容易。找个下课的机会堵住Potter,抓起他的手,愚蠢地摇两下然后转身离开。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我不能,你懂吗?该死,我会搞砸一切。我已经搞砸了。”

 

“Draco,深呼吸,”金发巫师语气中莫名的沮丧听得Pansy有些吃惊,她坐直了身子,连声安抚这个看上去就像是正在为拼不好积木而难过的男孩儿。这可不是当初玩游戏的初衷,“没关系Draco,我说过你花多久完成它都行,别为这个烦神。况且你救了他一命不是吗?救世主知恩图报,没理由拒绝这样小小的要求。”

 

噢他当然没有拒绝,Draco内心颤抖,临阵脱逃的是我。他想起Potter柔软的指尖碰到自己的,温暖而无害,却让他就在那一瞬间如临大敌。光线不够亮,地点不够瞩目,开场白不是"你好",Potter那带着犹豫的表情太该死,自己还依然叫他"Potter",所以他们怎么能握手?

 

这种就像是突然患了强迫症的情绪愚蠢透顶,但Draco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定定地看着黑发姑娘,语气坚决:“Pansy听我说,总有一天我会完成这个动作的,我从未对你食言,不是吗?我会做的,但不是现在。相信我,况且你说过会给我时间。别问,”Draco抬手止住Pansy想要提问的话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果你还想让游戏继续,我答应奉陪到底,只要让我跳过这个动作先抽下一张。”

 

“……”

 

Pansy瞪着他。

 

“绝对会完成握手?”

 

“我保证。”

 

“……Well,你知道吗,”黑发姑娘侧身拿过盒子,重重塞到Draco手里,“我从小到大总是输给你,而我恨这一点。”

 

“梅林爱你,我的Pansy。”

 

……

 

“所以……这次又是什么?”Pansy凑到Draco身边想一看究竟。

 

但金发巫师似乎在看到自己手上的新任务的那一瞬间被谁施了通通石化。他瞪着纸条上的字,觉得自己瞎了眼。他捂住了脸。Pansy一把将它抓了过去,只见那上面赫然印着五个墨绿色的花体字母:Bisou(贴面礼)。

 

 

 

Draco Malfoy愿意用他能拥有的任何东西换取时光倒流到他上个星期和Potter握手的那一刻,或者在他说服Pansy让自己抽新任务之前,怎么都好,去他的强迫症,他绝对不会再犹豫了,让他和Potter握多少次手都无所谓,只要别让他试图和Potter行那个天杀的贴面礼。

 

他并没有开玩笑,这个任务在他看到今天第十一次Potter和他擦肩而过却对他视若无睹时变得几乎不可能完成。那黑发男孩儿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Draco有好几次几乎都想要一把拽过他的领子贴两下就跑,或者先给他道个歉什么的。拜托,看在萨拉查的份儿上这都已经一个礼拜过去了,格兰芬多生个气怎么能生这么久?

 

但他隐约觉得自己对握手的保留或许没有做错,尽管Potter不可能猜到他对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怀着对待仪式般的执拗,即使恰恰是Potter教会了Draco什么是真正的友谊。Potter什么都不知道,但Draco现在甚至不能跟他解释,而同意参加这个见鬼的游戏的是自己,而这只能让Draco觉得更加沮丧——以及自我厌弃,因为他觉得现在正一边念着Potter一边毫无目的地拿叉子把面前的晚餐熏肉戳个稀巴烂的自己就像是个犯了相思病的小丫头。Blaise从桌子对面看了他一眼,似乎叹了口气,Draco立马朝他扔了个凶狠的眼刀,意思是轮不到你同情我而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却在下一秒又看见Nott也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表情难以形容,噢拜托伙计们我只是今天胃口有些不好——

 

“Draco,能出来和我说句话吗?”

 

金发男孩儿唰地把头转了过去,速度快得差点扭断了脖子,然后他看到了让Nott表情扭曲的真正原因。一个如假包换的Potter正一脸诚恳却稍微有些不自在地看着他,绿眼睛一眨不眨。

 

“什么?…噢,当然……”

 

他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自动推开了餐盘站起身,然后在整个斯莱特林学院、或者整个大厅的注目礼下,亦步亦趋地跟着救世主走出了礼堂。

 

……等等,Potter刚才是不是叫了我Draco?!

 

但救世主显然没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不妥的话,他大步流星地走在Draco前面,后者跟着他一言不发地穿过走廊和门厅来到了室外。Potter后脑勺凌乱的黑发随着脚步一起一伏地轻微晃动,他左拐右拐一直把Draco带到了城堡外的草地上,已经到了傍晚,暮色里吹着一阵阵的微风,远远的还看得见最后的晚霞照在湖面上的波光。Potter猛地回头,Draco一时没刹住脚,差点跟他撞了个正着。

 

“该死的你能不能在停下之前打声招呼?!”

 

“我……那不重要,Malfoy,”Potter似乎也有些局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得太急而带着微喘。他深吸一口气,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语速飞快地说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Draco瞪着他,显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以及为什么突然又变成了Malfoy?

 

Potter不负所望地接着解释了下去:“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噢别笑得那么该死,我当然会思考——你重新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我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把你诅咒到地狱第九层。但是你瞧,我们斗了七年,梅林知道既然我们每天都要重复一遍‘我已经受够了他’那为什么不干脆杀掉对方?你是个混蛋,你全家都是邪恶的黑巫师——先别急着否认——但你,你母亲,却先后救了我不止一次,尽管我并不充分明白你之前为我挡住蟒蛇的动机,但你确实救了我,这是事实。”Potter语气诚恳,“我首先应该道谢,尽管这画面想起来就会让我觉得就像吞了一只鼻涕虫——”他看到Draco挑起眉,“——好吧好吧,谢谢你救了我,Malfoy。”

 

“不客气Potter。”

 

“以及,”黑发巫师尽量让自己忽略对方那副已经抱起胳膊准备看好戏的表情,逼迫自己把话说完,“我还应该道歉,是因为我不该故意忽略你一个星期。但我没生气,尽管你上次就那么转身走了留我一个人还傻兮兮地伸着手的确太他妈该死了,”他飞快地补充,“但你是对的。我是说,我们之间太复杂,我们应该首先理清思路。就如同我感激你,但依然恨你,一时半会儿我改不了这个,”他压抑着语气中的烦躁,努力地组织语言,“但你变了很多,Malfoy,自从战后。我看得出来——噢别误会我并不想站在某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对你评头论足,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所以收起你愚蠢的白眼——所以我当时在向你伸出手之前说的那些话,你一定还记得——我是说,我并不希望你有什么问题,并且希望和解——这些,以及向你伸手,全都发自真心。”

 

他顿了一会儿,绿眼睛盯着Draco。见对方出乎意料地一直不做声,于是他接着说:“但你没让我们完成它,这不无道理。我们即使和解也有太多问题要考虑。历史遗留问题,对吗?蛇和狮子,信仰和价值观,我们有太多不同,而那些分歧并不是握个手就能达成和解。尽管我并不知道你突然之间改变主意是为了什么,以及之前的一系列见鬼的恶作剧,我故意避开你想了一个周都没有头绪。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Malfoy,不管你造成的这一切是不是意味着你依旧是一年级那个邪恶的小饭桶,我也已经不再是七年前那个盲目幼稚的小男孩儿了。我看到过战争和生死,看到过许多无能为力,我试图理解,也试图改变,就如同你一直在改变的那样。而我决定我们应该放下成见,清算一切。”Potter的声音有力而平稳,金发巫师依然没有开口,“而既然你开了个头,又没有解释,那么Malfoy——不,Draco,”他再次深吸一口气,“我决定先发制人,就像是七年以来我总是用这招赢过你的那样。我想说尽管问题和分歧依然存在,但和解的共识依然有效。这是个好机会,不是吗?你救了我这件事依然在保质期内,我会记得它的,所以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不要动不动就打起来,给双方一些时间了解彼此,解决可以解决的矛盾,避开不能解决的——诸如此类的慢慢过渡,怎么样?说实话我早就厌倦了战争以及仇恨这种情绪本身,不管是对伏地魔还是对别的什么人。”

 

Draco盯着他,似乎想要剖开他对方看看这个Potter的真面目究竟是谁。他听懂了黑发巫师的每一个字,却又觉得一点儿也不懂。梅林在上,Potter什么也不知道,Potter在打算和自己握手的时候被独自撇下,Potter想要和解。他没法儿把整件事串起来。

 

但他知道这个固执的格兰芬多战争英雄不会在这件事上戏弄自己,就如同那双绿眼睛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带着单纯的诚意,甚至是友善,以及一两分好奇地看着自己,在暮色里映着塔楼的灯火,安静地等待自己的答复。

 

Draco觉得自己依然没有准备好。握手言和与停战,Potter话里透出的理解,他与Potter在不经意间意外的不谋而合,以及这个反常过头的Potter本身,他都没有准备好该怎样恰如其分地面对所有这一切。但他决定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仓皇地逃开,那实在太丢脸了。

 

于是他放下胳膊,笑着歪了歪头:“好的,Harry。”

 

#

 

在今年冬天第一次下雪的时候,他和Harry Potter的友谊探索工作刚刚开始两个月。七年级学习任务并不轻松,再加上帮忙校园重建、毕业前的课外实践甚至是即将到来的圣诞舞会,他们拥有充分的见面机会来练习如何友好相处。而Draco自认为收效不错,尽管他们还是不习惯称呼对方的教名,以及在魔药课时对方依然将蕨草根切得乱七八糟让人无法忍受,但他已经成功地学会了在Potter因不负众望地熬出一锅泥浆并一不小心炸掉了Snape最喜欢的两个药剂瓶而被关了三周的禁闭时努力地不大笑出声。不,Draco,他对自己说,这还不够,你下次得帮帮他,这才是好同学应该做的。

 

他对自己的觉悟很满意,而黑发巫师也打从一开始就做到了在和自己擦肩而过时友好地点点头——当时几乎吓坏了Pansy和Blaise,看样子还有鼬鼠和万事通。但救世主坚持不懈,他总是的。所以后来渐渐的,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在赶去上课途中偶遇时一边不痛不痒地相互讽刺和拌嘴一边一道走进教室。通常在那时Potter会戴着万年不变的红金相间的领带,Draco信守停战诺言所以绝对不会在对方可怕的审美上说三道四,但如果对方胆敢侮辱自己的头发或者发际线,他绝对会使出浑身解数凶狠地反击。

 

不过他也渐渐意外地发现Potter有些喜好和自己出奇地相似。就如同他这一天再次和对方坐在同一个黑魔法防御术教室,趁卢平不注意的时候他偷偷凑过去打算和Potter商量一下给他补补魔药课的事儿,结果刚站到对方身边,黑发男孩儿突然拽拽他袖子冲窗外努努嘴说,Malfoy你看,下雪了。

 

 

那时才刚到十二月,而那场漫天飞舞的雪片儿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从窗户远远向外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盖住了森林、湖泊和城堡尖尖的房顶,还有几只猫头鹰在塔楼那边盘旋,大雪落下来掩住行人的脚步。Draco和Harry吃完早餐走出礼堂,裹紧斗篷站在回廊里看外面堆满积雪的松树,偶尔树枝会承受不住重量,噗嗤一声掉下来一大块雪团。

 

Draco盯着颤动的松枝下定决心对Harry说,Potter如果你今天的魔药课听我的好好干,别再熬一锅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丢人现眼,我就给你变一只永远不会化掉的会跳的雪兔。我知道你喜欢这个。

 

“说得好像你的变形术有多厉害似的,”Harry嗤之以鼻,“魔药课我认输,Malfoy,别再试图挽救这个,我会教你最高级的守护神咒的。”

 

“我这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我只是看不下去你每次被Snape关禁闭的可怜兮兮的样子,”Draco假笑着,“况且没记错的话黑魔王已经被你干掉了不是吗?所以我学它有什么用?”

 

“我并没有可怜兮兮,”Harry转过脸严肃地纠正他,“以及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伏地魔一个黑巫师。还记得你曾经那些败类哥们儿吗?”

 

“嘿!我以为我们之前约好不提这个。”

 

“我只是想让你认清现实,”Harry用就事论事的口气回答,“无论如何守护神咒可以保护你。”

 

通常在这个时候Draco都会变得有些接不上话。他的意思是,和Potter和平共处的最大障碍,就是随时都会面临被救世主用某种疑似关切的口吻教导的状况。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友善的Potter对待任何人都有的习惯,但绝不是他所熟知的Potter对待自己的方式,这种微妙的亲密甚至让他觉得有些超过。他还不太适应。况且雪景太漂亮,Potter的黑头发衬得脸颊洁白干净,他表情认真,绿眼睛像深冬的湖,映着雪花一样柔和的光。Draco觉得莫名有些不自在,于是敷衍地点点头然后连忙转移话题:“下雪后的圣诞舞会,麦格说过的那个,你会参加吗Potter?”

 

黑发巫师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他愣了片刻,随后犹豫不决地开口:“唔……或许?”

 

Draco被他的反应逗笑了:“说真的疤头,你还在顾虑什么?选舞伴儿的话救世主不会没人要。”

 

“我只是对舞会有心理阴影。四年级那次简直是噩梦。”

 

“你只是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儿开心,不懂绅士礼节。”

 

“我不需要懂,”Harry语气顽固,“我以为自己只需要知道如何拯救世界,没人要求我需要用一段华尔兹打败伏地魔。”

 

Draco被他堵得哑口无言。而下一瞬间,却忽然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不太舒服。他知道Potter前二十年的人生糟糕透顶——当然也是因为自己功不可没——但他意识到当自己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少爷的时候,眼前这个比自己稍矮一点儿的男孩儿已经经历了许多人都无法想象的伤痛与缺失,父母的爱,平安的生活甚至是应该学会的舞步,他都并未在应该拥有时得到过。于是Draco在那一瞬间突然想告诉他其实他真的不需要懂,因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但他说不出口。而他正打算就像往常一样随口回答说那么Potter你就好好待在一旁喝你的黄油啤酒,却看见黑发巫师猛地抬眼盯着自己,语气带着希望:“但或许现在学也不晚?”

 

Draco心想这个白痴永远会带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绝对。Potter一定不知道他现在微抬着头一脸期待的样子在雪天里闪闪发光,于是Draco顺势挑起嘴角回答了一句:“当然,”而这时他突然有了灵感,“或许你应该从舞会上正确得体的见面礼开始学起。比如贴面礼。”

 

Potter毫无防备,表情还带着点儿跃跃欲试。Draco在那一瞬间极力控制自己要慢慢来,不要吓到Potter。他说:“May I?”

 

黑发男孩儿撇撇嘴,点了点头表示无所谓。Draco觉得自己心跳莫名开始加速。他走上前,握住Potter的肩膀,一右一左简短地在他面颊上贴了两下。Potter似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但稳住了一动不动。Draco没有停留便马上放开了黑发巫师,却鬼使神差地——或许是Potter太听话,或许是雪花太美——在他正要退回来的时候突然飞快地在Potter耳边低声说了句:“Tu pourrais danser avec moi?”*

 

随后他退开一步,看到Potter脸颊微红但依然竭力礼貌地微笑着,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Potter的眼里带着友善的询问与好奇。Potter什么都不知道。

 

 

TBC

 

注:*“你能和我跳支舞吗?”

因为贴面礼太法式啦w所以私设少爷会讲法语> <

==========

Chapter9 追逐 by 二月榛

评论(3)
热度(84)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