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Dissoudre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赫斯特中心]第一主角

 - 斯卡尔齐巨巨开的脑洞,其实应该他自己填,我就先帮他填一点(。)然而这对于我的红衫男孩儿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 大量私设

- 第二人称尝试

 

 

#0

 

——我以世间万物存在的根本科学理论起誓,以下所述内容句句属实。我尊重《无畏号编年史》的一切既有设定成果,而我希望为它填补关于赫斯特其人的相关背景资料。他会是这份补充材料的第一主角,因而他将会拥有每个主角都有的包括六号甲板定律在内的所有特权。其实说真的我不确定这会不会起作用,但是如果你有在听,赫斯特,请你平安快乐地活下去。

 

#1

 

好吧,我们从哪儿开始呢?让我想想,没记错的话,你是星纪7418.8年在得梅因中心医院被诞下的,你刚出生的时候有整整八磅重,头顶一层软软的栗色胎发,还没睁开眼睛,你蜷着手脚窝在护士的怀里哭得惊天动地。你父亲高兴得差点儿也哭了,那是他从维埃纳星[1]一场混乱的暴动中脱身回到家的第二天,他是新银河早报一个普通的前线记者,在你母亲预产期前的一个周被强行派去了暴动现场。他别无选择,因为报社已经在动乱暴发的第二天就被搅成了一锅粥,人手不够,他只得提前收假。前线的情况不容乐观,激进派动用的大规模生化武器违反了星际公约,可他们不在乎,那群疯子叫嚣着要从维埃纳开始建立新的宇宙秩序,他们已经炸毁了大半个星球,而如果宇联再不出兵干涉的话那儿的文明迟早完蛋。你父亲就在那片纷飞的战火中紧张地跟进最新情况。他是个出色的记者,有着你日后曾崇拜一时的临危不惧的冷静头脑,他后来因为这次外派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提升,但事实上在那几天他每天晚上都躺在帐篷里颤抖着祈祷你们母子平安,以及他还能活着回去看你们一眼。在你出生的那一天他眼里擒着泪花半跪在你母亲床边,亲吻她尚且虚弱但洋溢着喜悦的脸。感谢上帝,他说,我们的贾斯珀一定会长成一个勇敢健壮的男孩儿。

 

从某种程度上说,你没辜负他的希望。你在上幼儿园的时候长得比同龄小孩儿高出了半个头,为此教你们音乐的艾琳娜女士还特意选你当合唱练习时的谱架。哦不,当然不是因为你五音不全不想让你开口。记得吗,你在中学一年级时还拉着你当时最好的朋友一块儿参加过中子星杯青年歌手大赛,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你们表现不赖,至少进了预选前三,有点儿紧张,但我记得有个金发的年轻评委很喜欢你们。这是后话。但说实在的你小时候有些沉默,你不该那么腼腆,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别的小孩子可能会用糖果问你要不要和他做朋友。如果没人来问的话你就继续一个人站着,高高的个子和变成金色的头发会让你显得很突兀,你从不会为此哭闹,但其实还是挺让人心疼的。

 

你不经常生病,这是为数不多的那些让你的父母觉得宽慰的地方之一。尽管在你上小学时他们一度怀疑过你是不是得了自闭症,直到医生向他们保证说你足够聪明和正常。他们也曾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从不带朋友回家来玩儿,你对他们说,别担心,爸爸妈妈,我很好,只是我不想让我的战舰模型再一次毁在吕克手里。我警告了他好多遍,最后他就干脆不和我说话了,还带着达米昂和阿兰一起。但我很好。

 

唔,说真的你的社交圈子一直不是太广,中学二年级大概是顶峰,但也仅限于你参加过的那几个社团。你喜欢上了同班的一个弗朗克星裔的漂亮女孩儿,她是学校连续三届流星季运动会的长跑冠军,为此你从你的书房里走了出来开始打球,并在那里结识了你中学时代最好的几个朋友。你甚至还报名参加了演讲比赛,针对当时愈演愈烈的星系边缘开发区的政权独立运动,你获了奖,站在台上看到她笑着为你鼓掌。你的努力获得了一定的回报,尽管从她在班级年终聚会上和你交换电话号码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你,但你总算和她说上话了不是吗?只是后来证明有些爱情再怎样争取也比不过一瞬间的心跳,当你所在的橄榄球队终于在市级锦标赛里拿到冠军时,你站在草地上一边淌着汗大笑着和观众们挥手,一边看着她飞奔过来扑向你们队长的怀抱。

 

好在你并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一直对无论什么事都看得开——但事实上你还是为此不动声色地生了一个周的闷气。为了让你散散心,你的朋友提议大家去郊外露营。天知道你们在出发之前为什么不看看天气预报,导致入夜后暴雨引发的山洪差点儿冲走了你们的帐篷。直到第二天下午你们仍旧找不到下山的路,于是快吃光了粮食的你们就像原始人一样打着火把在附近找果子。你当时没由来地一点儿都不着急,甚至觉得很开心,大概是雨水冲走了你持续一个周的低气压。山风吹着树叶和花草,空气新鲜得像是刚切开的柠檬,带着雨后淡淡的酸甜味的水汽。你们在夜晚围着火堆唱歌,大声批判新来的校长对上课迟到的惩罚太过严厉,有几个站起来伴着掌声跳了一段快步舞,而你坐在石头上微笑着轻轻哼着从你父亲那儿听来的某支维埃纳民谣。

 

说起来这算是唯一一次你放松身心和同伴们一起在山上游玩的经历,通常你都有些不合群。尤其是在你曾经最好的朋友们转学去了别了地方的高中,你的社交状况越发贫瘠得让人忧虑。你将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书本和实验上,这让你父母重新开始担忧你待在房间里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他们有时候会劝你出去走走,看看大自然什么的,但通常你都会婉拒。理由就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山洪,你拒绝承担这种会死于无法预料的自然灾难的风险。这使得你的父母曾为你的灾难妄想症感到有些不安。但你认为他们是操心过头,毕竟对你来说游山玩水并不是生活必要的组成部分。况且为生命负责的担忧并不是妄想,你不害怕死亡,但你不能接受自己死于一场愚蠢的泥石流。射线暴也不行。

 

那么什么才是生活必要的呢?在你变得越来越孤僻的中学六年级你认为一定不是爱情,不然你在十五岁时就会死于悲伤。你一度认为是梦想,但当你从宇联舰队退役回家后发现你最大的梦想就是宅在家里平安过完一生。这肯定不对。和历史上大多数孤僻的天才不一样,你的不合群似乎并没有触发什么特殊的才能,甚至在你做完了自己的毕业实验后直接放弃了曾想要通过优异的竞赛成绩得到宇联高级技术开发部的青睐的雄心,最终只是默默报名了舰队当个小兵。在舰队里你并没有扩充自己的朋友圈,形单影只让人猜不透。其实你只是认为这样安稳平淡的生活很安全,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不必顾忌他人,做起事来很自在。但实际上你却并不想要彻底无所事事的自在。你在从舰队回家之后的很长时间内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身边除了父母也并没有其他人能够给你指导。你依然每天都会花些时间让自己看上去忙碌,但这样的生活就像是自转的星球,看上去日夜不息有条不紊,但事实上却一步都迈不出去。

 

这时你发现对于自己来说生活迫切必要的是方向、目标以及将它继续下去的理由。你成绩不坏,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只是性格有些古怪,但你自己认为并没有太大问题,你就像无数平凡无奇的高中毕业生一样中规中矩,在茫然无措中寻找剩下的人生。无畏号是一个机会,尽管你在得到它的时候并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会变得可笑的戏剧化。

 

我并不确定你和达尔、芬恩、詹金斯等朋友一道完成的壮举算不算是戏剧的一部分,但当你们决定打破它的那一刻,我确信这一定是十分了不起的突破。你对马修说,你愿意为了拯救他而死去,只对于你平凡无奇的生命会是最好的死亡方式。你还说,你的生命不可理喻得荒唐,但如果努力地去生活的话,你就能做到这是世界上别上做不到的事,就有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尽管你还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但你不会再逃避了。

 

#0

 

那么如你所愿,如果你有在听,赫斯特,当你可以带着故事主角的光环一直平安地活下去,我希望你能像你说过的那样做一些有用的事,交一些你喜欢的朋友,然后在我并不知晓的未来宇宙的某处平凡地过完你的一生。



FIN


[1]维埃纳是法国大革命时期一个动不动就起义的小城市XD

评论(4)
热度(3)
©Dissoudre | Powered by LOFTER